针灸大夫迷戏单 小小纸张载芳华_央广网

2018-10-05 15:38

  分两次向首都博物馆无偿捐赠1934件京剧戏单、节目单和海报

  针灸大夫迷戏单 小小纸张载芳华

  摄影/本报记者 袁艺

  高德望是位针灸医生,今年快五十岁了。40年间积攒了将近3000份戏单。2008年他向首都博物馆捐赠戏单、节目单、海报1448件,今年6月,他又一次向首都博物馆捐赠486件。他说:“这些都是无价的,我就是想给戏剧发展出点力。”在首都博物馆接受捐赠的说明里提到:“我们认为这些文物可与馆藏品形成系列,有一定的历史价值与展示价值。”

  “小时候的零花钱都用来看戏了”

  高德望回忆第一次看传统戏大约是在6岁:“我记得那是1977年前后的一个下午,奶奶领着我去长安戏院看戏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戏,更不知道是谁演的。当时我的座位紧挨着木头栏杆,台上演乞丐的演员穿着破烂的衣服,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很美,一个小姑娘端着一碗豆汁把他给救活了,六合图库。我整个人都看入迷了,两三个小时的戏看完感受很深,从此也就喜欢上了传统戏。”

  他在20多年后才得知,儿时的这场戏是荀派代表作《豆汁记》,演员是京剧“大腕”俞振飞、荀令莱。这次不同寻常的看戏经历也开启了高德望的“戏迷生涯”,每次看戏的戏单高德望都保留着,四十多年间积攒了将近3000份戏单。

  “这些戏单是无价的”

  这么多年下来,高德望已经养成了看戏留戏单的习惯,去逛旧货市场看到有老戏单也会掏钱买下来,朋友们也会把自己留的戏单送给他,在捐赠前他家里的戏单已经堆满了三大箱。高德望说:“别小看了这些戏单,它们记载了很多故事,它告诉这场戏是谁演的、故事背景以及在哪里、表演风格等等,这些都值得回味,如今有些剧院已经不在了,例如我收藏的吉祥戏院戏单,是北京非常著名的戏院之一,在1994年之后就没有演出了,戏单记载着这些戏曾经在这里上演,是历史的一个印证”。

  高德望介绍:“我的戏单里涵盖了四十多个剧种,除了京剧还有河北梆子、越剧、昆曲等,如果把这些戏单和其他戏单收藏者的收藏拼接在一起,那就是百年来北京戏剧舞台发展的一个历史轨迹。”

  至于为什么要捐赠戏单,高德望说这个想法来自2008年:“当时我已经收藏了很多戏单,虽然现在还年轻,但是如果到我老了,这些东西万一没有人去传承,这些宝贵的资料岂不是断了,我的心血也就白费了。我就想着把这些东西放到一个可以发挥它更大的社会作用的地方,这比把它变卖了更有意义,而且在我看来这些戏单是无价的,多少钱都换不来我这么多年来的心血。”

  带着这个想法,高德望联系了多个单位,最后他选定了首都博物馆,因为首都博物馆设有一个京剧博物专馆,2008年高德望共捐赠戏单、节目单、海报1448件。今年6月,他又一次向首都博物馆捐赠486件,高德望说,他还会一直坚持捐下去。

  每张戏单都有一个故事

  像青年人追星一样,高德望在收集戏单的同时也会请演员名家在戏单上签名留念,这些年来他也遇到了许多名家。在他的印象中,“腕儿”都有两个共同的品质,一是艺术水平高,二是人品谦逊。

  1994年12月,粤剧名家红线女来北京演出,高德望有幸在后台见到了大师。他回忆:“当时后台管理并不像现在这么严,我像个愣头小子一样直接拿着戏单去了后台,跟工作人员说想让红线女签个名。红线女二话没说,主动走出来特别客气特别和蔼的给我签了名。还有一次我在吉祥戏院看薛亚萍和杨乃彭的《四郎探母》,结束后我就站在台边想请薛亚萍签个名,她就走过来蹲在台边跟我聊天,她当时还穿着花盆鞋,非常非常累,我特别敬佩她。后来我出了戏院后门,看到了梅兰芳的女儿梅葆?老师,六合彩资料,当时至少60多岁了,她也是来看戏的,在大风天里骑着一辆自行车。我走过去说想请她给签个名,老人家立马下了车,是在自行车车座上给我签的名。”

  如今,高德望的收藏之路还在继续,他说:“戏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示它的价值,我只想为戏剧贡献点力量,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,但是我还是很欣慰,这些戏单发挥了它们的价值,希望为后人研究有所帮助。”文/本报记者 王永 实习记者 罗崇纬